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殺死”那個馬斯克

                      2022-07-29 11:02
                      C次元
                      關注

                      作者丨李思佳

                      責編丨崔力文

                      編輯丨別   致

                      云端馬斯克不甘心一直充當備份,在殺死本體馬斯克后取而代之,并將原來存放在云服務器D盤里屬于本體馬斯克的大腦,扔進廢紙簍。

                      馬斯克再次站上風口浪尖。

                      近日,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表示他已將大腦上傳到云端,并已經與自己的虛擬版本交談過。馬斯克在推特上回答狗狗幣聯合創始人比利·馬庫斯的問題時說:“已經這么做了。”

                      這則消息一邊引發A股腦科學相關概念股大漲,一方面在全球的科技領域引發了熱議,使得有關腦機接口技術再次引發關注。

                      而360公司創始人周鴻祎則稱自己擁抱數字化,但對于腦機接口這項技術,持保留態度。

                      紅衣教主認為,腦機接口可以用在臨床醫學上,用來治療和幫助一些殘障人士、精神疾病患者等,但在廣泛的人類世界使用腦機接口卻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那時候我們是不是還得研究人腦的防火墻和人腦的殺毒軟件?還得用我們的人腦安全衛士給他查殺一遍。但是這樣的話,不小心把病毒和大腦細胞一起殺死怎么辦?”

                      在他看來,腦機接口一旦把人連上網,就像開啟了“潘多拉魔盒”,就很有可能會引來一些人研發并利用網絡攻擊技術,來入侵大腦。

                      當然,當大佬談論概念收獲流量的時候,對于普羅大眾而言,腦機接口的概念實在遙遠。正如我和朋友談論這一話題時,有著共同觀點一樣:我覺得馬斯克在吹牛皮,但我沒有證據。

                      那么,腦機接口之于我們、之于時代,有多遠?

                      其實,在馬斯克此次發表驚人一語前,就已經有很多實驗室,甚至包括米哈游、世紀華通等游戲公司都早早投身腦機接口研究。而馬斯克自己也是如此,他和幾位科學家在2016年一起創辦的腦機接口公司Neuralink,后者承載著這位鋼鐵俠對于未來意念交流的愿景。

                      從現階段的定義標準來看,腦機接口技術其實就是借助于腦電波的芯片讀取技術,將人的腦意識借助于芯片進行鏈接。

                      而這種讀取技術是雙向的。它不僅可以讀取人腦的意識,同時可以模擬人腦的記憶產生模式,給大腦寫入記憶,即借助于計算機技術,實現人腦與計算機的混合。

                      以馬斯克自家的腦機接口公司Neuralink為例。

                      Neuralink曾成功開發過一臺名為縫紉機(sewing machine)的神經外科手術機器人。該機器人每分鐘最多可以植入6根絲(192個電極),每股絲都能以微米級的精度單獨植入腦中,并得以避開表面血管,瞄準特定的腦區,同時降低大腦炎癥反應的風險。

                      雖然整個植入過程可以自動進行,但外科醫生依然保留了完全的控制權,如果需要,可以在每次植入皮層之前對電極絲的位置進行手動微調。

                      在一次發布會上,Neuralink就演示過其已經在小鼠身上實驗過縫紉機,該設備可將1500個電子探針送入小鼠大腦,比目前植入人體的系統快15倍。在那次發布會前,Neuralink 已經在動物身上進行了至少19次手術。

                      此外,Neuralink的也開發出了一種可植入腦機接口的芯片。該芯片可對3072個電極上記錄到的信號進行放大和數字化,而整個3072個通道封裝后只占用不到(23×18.5×2)mm3的體積,一根USB-C電纜就能傳送所有通道同時記錄到的數據。

                      Neuralink團隊已把這套系統安裝到小鼠腦中,讀取3072個電極的信息,這比目前在人腦中埋置的腦機接口至少要高出一個數量級。來,他們又將類似系統應用到了猴子身上。在2021年的展示中,Neuralink在猴腦中植入腦機接口,使猴子能用意念玩簡單的彈球游戲。

                      然而這些里程碑不僅沒有讓Neuralink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批準,以進行“將芯片植入人體”的試驗,反而被動物保護組織多次以虐猴的名義投訴。

                      而Neuralink的競爭對手,也是Neuralink前合伙人之一創辦的腦機接口公司Synchron,甚至在此前成功將腦機接口設備植入了4名澳大利亞患者的體內。截至目前,4位患者沒有出現任何副作用,并且最初安裝設備的目標也都成功實現了——他們能發短信、在網上購物等。

                      可見不論是在技術、認知還是科技、倫理,腦機接口技術都超出了大眾的一些認知范圍,也引發了不小的爭議。但一如當年的克隆技術,腦機接口技術同樣存在硬幣的兩面。

                      隨著科技的不斷發展,以及伴隨著技術成熟所帶來的應用普及,腦機接口會給未來帶來的改變也將會是巨大的。其中具有顛覆性改變之一的便是人機混合之后,人的永生化模式。也就是馬斯克所說將自己將大腦上傳到云端。

                      以目前的水準來看,馬斯克的大腦上傳并非真正意義上的大腦上傳,更多的是一種營銷宣傳層面的談論。但未來,人類有機會借助于腦機接口技術實現大腦,或者說意識永生,也就是個體意識的永久在線,并且可以借助著計算機技術不斷地永續化思考。

                      比如像周鴻祎所說的為殘障人士接入外部設備,并借助機械臂重獲行動力、癱瘓患者擺脫輪椅、神經性失聰失明患者重拾感官……除了醫療健康領域外,伴隨技術的成熟,腦機接口的潛在應用領域也會普遍出現。

                      不可估量的應用價值賦予了腦機接口巨大的應用前景。2020年,麥肯錫公司在發布的報告估算,腦機接口設備在未來10-20年內將產生700億-2000億美元的年市場價值。

                      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就能看到云端馬斯克不甘心一直充當備份,在殺死本體馬斯克后取而代之,并將存放在云服務器D盤里屬于本體馬斯克的大腦,扔進廢紙簍。

                      不過,魔盒也有神奇的一面。

                      除了上文所述的幾家公司之外,國內的腦機接口研究正不斷取得進展。6月25日,我國自主研發的國內首款介入式腦機接口在北京成功完成動物試驗。

                      此次試驗是國內首次在羊腦內實現介入式腦機接口,突破了介入式腦電電極、血管內腦電采集等核心技術,完成了支架、導管等神經介入器械產品研制,解決了傳統侵入式腦機接口對腦區造成不可逆損傷的弊端,對推動我國腦科學領域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原文標題 : “殺死”那個馬斯克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人工智能 獵頭職位 更多
                      掃碼關注公眾號
                      OFweek人工智能網
                      獲取更多精彩內容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厕所偷窥拉屎WCpeeing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