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佛山和東莞到底誰是廣東第三城?

                      2022-07-27 11:42
                      抱樸財經
                      關注

                      一時之間的GDP波動、下降不可怕,可怕的是竭澤而漁,為了保數字不肯堅決轉型,那才是麻煩。

                      作者:今綸

                      【智庫支持:抱樸智庫(廣州、深圳、東莞)、灣趨智庫(佛山),執行人:張鵬、何濤、紀旭】

                      大家都知道佛山是廣東第三城,中國第17城,東莞的GDP是排在佛山后面的。

                      在大家的印象中,珠三角重要城市的財政一直是不錯的。

                      2021年東莞全年財政收入達到769.5億元,落后佛山(財政收入808.1億元)39億元,佛莞之爭一直非常好看。

                      那么問題來了,佛山與東莞,誰更犀利?

                      01東莞吃到豐厚紅利  

                      抱樸財經認為:講城市經濟,要講產業結構,要講收到了多少稅,要看看有沒有赤字,更重要的是要看這個產業結構的變化趨勢是不是適應了整體環境的大變化,是不是在正確的賽道上。

                      一時之間的GDP波動、下降不可怕,可怕的是竭澤而漁,為了保數字不肯堅決轉型,那才是麻煩。

                      以深圳為例,2012年一季度,深圳的經濟增速(5.8%)低于重慶(14.4%)、天津(14.7%)。

                      但深圳因為結構優化路子對了,后來成了中國第三城,這才是“長期主義”的勝利。

                      時間撥回2020年元旦,佛山宣布:2019年全市地區生產總值突破萬億元大關,成為國內第17個、全省第3個萬億級城市。

                      就在2020年,東莞的稅收達到1783億,佛山稅收為1450億。

                      稅收與企業活力密切相關,稅收上的“東莞第三,佛山第四”早就發生了,不過,很多人沉迷于GDP排名,沒有在意。

                      所以,佛山與東莞到底誰是廣東第三城?

                      東莞發生了什么?雖然現在東莞因為疫情、海外形勢等因素的影響也在艱難前行,但是在疫情爆發之前,東莞羽翼已豐,而且吃到了大灣區最豐厚的紅利,灣區內的同級別城市,無人可比。

                      東莞實際上得到了深圳企業家的熱捧,數據顯示,2015年東莞引進的內資項目,34%的項目來自于深圳。

                      華為就是其中一個代表。事實上,大疆、藍思科技、康佳、順豐、歐菲光等大型企業相繼在莞擴軍,一段時間以來,數百個來自深圳的重大投資項目落戶在東莞,掀起了東莞承接深圳產業溢出的熱潮。

                      原因也很簡單:東莞離深圳近,地價便宜,當時還有足夠的土地。

                      深圳企業剛開始還只是把制造環節放在東莞,后來有的把研發環節也放在了東莞,這是東莞科創的靈魂。

                      東莞在金融上得到了深圳、香港金融體系的持續力挺,港商在東莞的投資力度也頗大。

                      東莞毗鄰廣州,經濟交往也不少,有不少廣州人其實是在東莞上班,廣州生活,也有東莞人在廣州上班,東莞生活,雖然這一數量遠遠小于來往廣佛的打工人。

                      因此東莞是吃到了深港紅利的,而深圳的體量最大,東莞因此受益最大。

                      反觀佛山,其地理位置靠近西邊,和東莞被三大一線城市“包圍”的地理優勢沒得比,西邊都是求帶的小兄弟,而佛山和廣州之間又沒有深莞那么強的互補性,兩者的土地都不算緊缺,而廣州在科技創新方面也確實和深圳有一定差距,因此,佛山享受的一線城市溢出紅利比較有限。比較顯著的紅利之一可能就是很多廣州人在廣佛邊界買房。

                      這是在宏觀層面、在灣區的地理分布圖上我們看到的東莞優勢,這對佛山來說是一個很難追趕的優勢,東莞和佛山的差距逐漸縮小,并且最終在稅收方面,東莞超越佛山,這是原因之一。

                      為什么會這樣?因為產業結構完全不同了。

                      02佛山東莞產業結構不同  

                      去年,廣東省印發的《廣東省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十四五”規劃》(下稱《規劃》)中,在東莞,新一代電子信息、綠色石化、汽車、先進材料等19個重點產業均被提及。

                      新一代電子信息產業、軟件與信息服務業兩大戰略性支柱產業在全省的布局,《規劃》均把東莞作為龍頭。此前,東莞一直是珠江東岸電子信息產業的核心城市。

                      東莞的“招牌菜”是很清晰的。

                      佛山的支柱產業是什么?

                      在《規劃》中,智能家電、汽車、先進材料、現代輕工紡織和現代農業與食品5大戰略性支柱產業都將佛山列為核心城市。

                      智能機器人、前沿新材料、新能源、安全應急與環保和精密儀器設備5大戰略性新興產業也將佛山列為核心城市。

                      但我們知道,排名最靠前的就是智能家電,其中最突出的代表當然是美的,但美的的高峰期很明顯也過去了。

                      ▲美的庫卡二期項目

                      美的是一個和人口、房地產擴張周期同步的周期性企業,現在人口和房地產的情況,大家都看到了。

                      2022年一季度,美的業績有所回暖,歸屬凈利潤達到71.78億元,同比增長10.97%。但格力、海爾歸屬凈利潤增速分別為16.28%、15.12%,美的要加油。

                      5月初,方洪波就在集團內部管理層的一場交流會上表示,未來3年將是其職業生涯最寒冷的三年。

                      智能家電的龍頭尚且如此,其他可想而知。

                      順德看美的,佛山看順德,因為順德是佛山的經濟龍頭區域。

                      不得不說,佛山遇到了一道坎,放在經濟史的長河中看,這當然只是一朵浪花,但浪花太高也會嗆人的。

                      從外貿方面來說,2021年,東莞外貿進出口總額高達15247.03億,全國第五,廣東第二,而佛山只有6160.7億,全國第16名,廣東第四。

                      2021年各城市外貿進出口總額

                      2021年,東莞市出口機電產品6778.5億元,同比增長8.3%,占同期出口總值的70.9%,其中集成電路出口同比增長35.2%。

                      2021年前三季度,佛山全市出口機電產品2141.3億元,增長38.4%,占同期佛山外貿出口總值的54.5%,其中出口家用電器565.8億元,增長16.6%,出口燈具209億元,增長72.4%。

                      東莞出口的機電產品的比例顯然大于佛山。

                      所以,東莞更外向,佛山更側重內銷其實是定論。

                      03佛山東莞的低調味道不同  

                      如果說佛山有什么是全國第一的話,很多人會想到順德美食,不是這個,而是土地財政的依賴度全國第一。

                      2020年,佛山土地財政依賴度高達180%,可謂“打遍”天下無敵手,全國第一!

                      2021年,杭州第一,佛山第二。

                      (數據來源:各城市統計局及其他政府網站、CRIC)

                      所以,你看每一輪調控放松,佛山都是珠三角的“急先鋒”。

                      背后是龐大的開支需要支撐,從經濟結構來看,則是佛山企業在過去幾年并沒有形成一個與GDP排名匹配的稅收數據和趨勢,使得稅收在2020年被東莞超過,如果不是疫情對深圳、東莞的影響巨大,東莞還將繼續拉近自己與佛山的GDP差距。

                      佛山2021年賣地收入937億,東莞賣地收入才655億,誰的土地財政依賴度更高,其實一目了然。

                      佛山人口961萬,土地3797.72平方公里。

                      東莞人口1053萬,土地面積2460平方公里。

                      在土地面積遠大于東莞的情況下,佛山的GDP領先優勢不大,稅收有時候還落到東莞后面,而且吸引的人口也比東莞少了100萬,最后的結果就是東莞的地均GDP遠高于佛山。

                      東莞的秘密在哪里?

                      佛山應該怎么辦?

                      東莞的秘密不僅在松山湖,也在長安鎮。

                      有網友說:散裝的佛山比不過一盤大棋的東莞。

                      這話是有一定道理的。

                      大家關注松山湖是因為華為在松山湖,華為確實對松山湖的崛起功不可沒。

                      但長安鎮才是東莞的帶頭大哥,去年GDP880億。

                      長安鎮的OPPO和vivo,是妥妥的“段永平系”。

                      市場調研機構CINNO Research發布數據顯示,2022年第一季度,中國大陸市場智能手機銷量約為7439萬部。其中,OPPO銷量1280萬部,排名第一,環比增長9.4%;榮耀銷量1260萬部,排名第二,環比增長20.9%;vivo、Apple、小米銷量分別為1230萬部、1200萬部、1080萬部,排名第三至第五位。

                      第一名和第三名都來自于東莞。

                      松山湖、長安鎮的經濟增長并不僅僅是在傳統產業基礎上延伸、迭代,OPPO和vivo也沒有美的那么長的歷史,它們都是在資本和市場的雙重驅動下,落地、生產、營銷,硬生生打出一片天地,一出生就風華正茂,而且占據的是手機端,這顯然與新一代電子信息產業可以嵌入更深。

                      東莞其實已經不是東莞,而是一個“新深圳”。

                      東莞的低調和佛山不同,佛山是帶一點佛系的低調,而東莞是帶一點霸悍的低調。

                      產業結構方面,東莞是廣東第三城,經濟總量方面,佛山是廣東第三城。所以,佛山的危機感非常強,結構不加速進化,后果可想而知。

                      最近,我在佛山做調研,尤其是深入到順德的企業家圈層中,我驚喜地發現,有順德企業家在檢討自己:以前就是太務實了,現在要開始考慮更多IP打造、藝術賦能,以及潮牌塑造的事情。

                      這還只是一個方面,佛山正在悄悄起變化。

                      04佛山須殺出三條血路

                      佛山去年11月份換帥,市委書記鄭軻自上任以來,一系列表態、行動頗為振奮人心:

                      3月13日,佛山市企業家大會隆重召開,鄭軻表示,企業家是推動佛山企業由少到多、由小到大、由弱到強、由低端到中高端的頭號功臣,是擦亮佛山制造品牌、叫響“有家就有佛山造”的擎天之柱,是引領佛山敢飲頭啖湯、走在改革開放前列的開路先鋒,是造就佛山經濟總量全國第十七城、全省第三城的中堅力量。

                      鄭軻重申常識,在當下尤其難能可貴,值得熱烈的掌聲。

                      三個月后,鄭軻也交出了一份自己的“半年成績單”:

                      今年上半年佛山地區生產總值為5747.79億元,同比增長2.8%,高于全國、全省水平。

                      但佛山的轉型升級之路在當下依然顯得尤為迫切。佛山大量的中小制造業企業迫切需要轉型,但相當一部分并沒有找到方向。

                      從公開信息來看,佛山未來五年在經濟上要做兩件事:

                      第一:用數字給企業賦能,規模以上工業80%實現數字化智能化轉型發展。

                      第二:科技創新水平顯著提升,全社會研發經費投入強度趕上先進水平,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實現三倍增長,高新技術企業超過1.1萬家,成為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制造業創新高地。

                      后者尤其難,但后者又是關鍵。

                      由于種種原因,佛山更多只能靠自力更生培育本地科研力量、科創企業,但這是肯定不夠的。

                      東莞的崛起、惠州的增速狂飆都是受惠于深圳、香港持續不斷的產業轉移,佛山沒有這樣的機會,那么只能從現有優勢上殺出三條血路:

                      第一,智能電器、機器人等行業在美的等公司的奮力突圍下,技術、質量再上一個等級,電器不僅僅是電器,而且必須是一個數據終端,從這個角度出發看能否在垂直的數據領域獲得獨特的資源優勢。

                      第二,佛山是嶺南文化的發源地,黃飛鴻、葉問、李小龍以及醒獅、祖廟等一系列文化符號的互聯網潛力遠遠還未被挖掘出來,要積極促進市場力量進駐,以開放姿態歡迎市場力量進行文創開發。短視頻其實一直在創造各種奇跡,這種奇跡能否在佛山的各種文創產品上出現?需要佛山人的持續努力。以往的短缺經濟時代,佛山的輕工業創造了奇跡,在當下,如何再創造奇跡?

                      再進一步,一些與日常生活相關的行業可否破圈擁抱嶺南文化?

                      第三,從垂直優勢出發建大學,模仿硅谷模式,創新現有的產學研模式,鼓勵學者、學生和企業多接觸,甚至鼓勵學者直接參與創業,這才是佛山的內生力量,可以先試點再推廣。但是這需要巨大的突破體制的勇氣,非常難。靠招商吸引來世界500強固然很好,但這個模式已經殺成了一片紅海,佛山不如從自己的核心產業出發,打造新的模式,打造自己的接地氣的“科研子弟兵”。

                      佛山,低調很好,但多一點霸氣就更好了。

                      佛山,嶺南文化的發源地,粵港澳大灣區重要節點城市,與廣州共同構成大灣區三大極點之一,一定會有更美好的未來!

                             原文標題 : 佛山和東莞到底誰是廣東第三城?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智慧城市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厕所偷窥拉屎WCpeeing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