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100個數字產業人物:在農田里工作10年,我用無人機幫果園稱重

                      2022-07-21 10:06
                      光錐智能
                      關注

                      文|盧瀅西

                      深夜,寂靜的房間里只聽得到鍵盤敲擊的細微聲響,王超岳的手邊擺放著翻了不知幾遍《三體》,而電腦屏幕上,一個虛擬世界正在被打造。

                      王超岳是一名數字孿生應用算法工程師,他的工作就是通過人工智能算法3D建模,在電腦里構建一個和現實世界一模一樣的“數字世界”,這個數字世界可以是一座工廠、一座城市,也可以是一個物流基地。

                      當39歲中年程序員被畢業,當產品經理不再是大廠香餑餑,一群新技術下的新職業卻在悄悄崛起......

                      不久前,人社部發布機器人工程技術人員、數字化解決方案設計師和數字孿生應用技術人員等18個新職業。值得注意的是,這次公布的18個新職業里有9個新職業涉及數字化,其背后反映的是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結合的蓬勃需求。

                      數實融合的趨勢下,以京東為代表的新型實體企業,在持續推動高質量就業的同時,也帶動了產業結構的升級換代。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機遇。

                      這些人中,有人在農田里耕耘了10年之久,了解農業種植每個環節的痛點和需求,希望借助新技術幫農民賣出更多農產品;有人從衛星通訊測試跨界而來,訓練無人車像培養孩子一樣不厭其煩;有人從海外名校畢業,趕上了人工智能應用落地的大潮,想利用算法構建一個數字世界,實現兒時的“科幻夢想”;有人當起了一碗燃面的數字化“軍師”,奔赴千里調研、親臨工廠走訪,只為把一個地方特產賣向全國。

                      他們是行業的拓荒者,也是傳統和創新的粘合劑,在追求自己職業價值的同時,也無意間寫下硬科技的未來。

                      光錐智能將推出《100個數字產業人物》系列,希望能通過每一個具體的身影,復刻出數字中國的未來。

                      十年農業人,用無人機幫果園“稱重”

                      在農田里工作近10年后,一腳邁進了科技公司,是一種什么樣的體驗?

                      2010年碩士畢業后,文雅有近10年的時間,都待在農田里。

                      在農田里工作10年,我用無人機幫果園稱重|100個數字產業人物

                      圖為文雅拍攝的農田

                      在傳統農場里,每次看著好的農產品賣不出好的價格甚至滯銷的時候,都讓文雅感到心急如焚。

                      如何才能解決這個問題?

                      從業12年,文雅經歷了互聯網+農業到智慧農業,再發展到如今的數字化農業,她明白,要想提升農場的效益,整日埋頭耕作是行不通的,接收技術的融合,才能幫助農產品從生產端提高其科技附加值。

                      2018年,正值科技公司與農業的“蜜月期”,她選擇離開了耕耘10年之久的農業公司,加入了京東物流,成為了一名數字化農業應用技術人員。

                      “原本以為,憑借多年在農田里積累的經驗,我能夠在新的崗位上如魚得水,但新職業遠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文雅回顧起轉型期,頗為感慨。

                      知識結構的欠缺,讓文雅在開展工作時備受煎熬。

                      新崗位需要的是跨學科的綜合素質,在農場里只需要管種植,而在新崗位上要懂的東西更加繁雜。

                      由于農業種植過于分散,文雅對接的客戶,更多是規模化的農業公司或地方政府的產業集群需求。“他們不光關注農業,更多還關注到技術、物流倉儲、營銷和銷售的全產業鏈環節,這對剛轉型的我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加入京東物流以后,文雅先后去過山東、成都、呼倫貝爾和哈爾濱等多地的農場進行走訪,但令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個桃園的項目。

                      2018年8月,剛加入京東物流不久的文雅收到了一份特殊的合作。

                      一個家庭農場項目,專門種植蜜桃。運營這個桃園的是幾個中年人,看到農業數字化的發展趨勢,他們決定向風口靠近。

                      2018年這個項目正式與京東農場進行標準化數字農場建設合作,合作中,主要依托數字化管理系統和物聯網監控設備,實現對果園整體種植過程數據全紀錄和統計分析。

                      文雅主要負責果園運營管理全程跟蹤指導和產品質量管控。憑借著在農業一線長期積累的經驗,結合數字化系統的數據記錄,文雅精準地發現農場主要問題所在。“桃園之前大都依靠農戶家人種植,機械化和智能化程度低,作業效率低、成本高,且標準化作業程度低,種植風險較大。在銷售上沒有營銷策略,在運輸上沒有冷庫儲存,等到桃子成熟就拿到集市上賣掉。毫無品牌價值,售價自然也比較低。”

                      數字化的第一步,文雅所在團隊為桃園建設了數據基地,實時記錄桃子的生長數據,讓管理者能夠通過數據更直觀地看到桃子的情況,精細化桃園的管理。

                      在農田里工作10年,我用無人機幫果園稱重|100個數字產業人物

                      圖為文雅在記錄數據

                      在種植的過程中,團隊還借助智能化設備為桃園種植土壤質量、桃樹健康狀況等進行全面體檢,發現了多種問題,并給出多項土壤改良、水肥管理、植保管理等改進建議。

                      同時,基于不同農事類型的成本分析,團隊還為農場推薦了多種自動化的機械設備,比如說除草機、施藥機、套袋機等,提高了作業效率,降低了作業成本。

                      “在水果采收之前,我們還會利用果實測產技術,使用無人機進行果實的圖像采集,并通過后臺的AI識別,識別哪些是果實,哪些是葉子。同時,根據果實的不同大小劃分等級,將果樹的情況量化成為數據進行預測。”文雅興奮地向光錐智能描述著,我們測量過桃子、蘋果和梨,對產量的預測精準度可以達到90%。

                      有了產量預測,就可以提前進行倉儲和銷售規劃。

                      文雅幫助桃園實現了全鏈路的數字化升級,而成效也在第二年開始顯現。原來,桃子的批發價格是3~4元/斤,而在品質提升、銷售鏈路打通以后,能達到10~15元/斤。

                      “其實沒有什么驚為天人的故事,在我們這個行業里,特別是原來在農業生產的一線,聽到別人夸贊一句‘你種的菜、你種的果子真好吃’,那個時候是最有成就感的。”質樸又真誠,這或許也是文雅熱愛農業的理由之一。

                      無人車路測,一項測試要做上百次

                      一個物流園區內,數十輛智能快遞車停放在路邊。

                      這些紅色的“大塊頭”,配備一個主激光雷達、兩個紅綠燈攝像頭(一個長焦一個短焦)、4個360度環式相機、4個補盲雷達。

                      在農田里工作10年,我用無人機幫果園稱重|100個數字產業人物

                      圖為蔡蔡在進行實車測試

                      一輛正在測試的智能快遞車停在面前,蔡蔡上前按下急停按鈕,輕輕地拍了拍車身,就像母親撫摸孩子的頭一般。

                      “從前的實車測試我們走路就能跟上,現在騎車你都不一定能趕上它。”蔡蔡笑著,仿佛在講述自己孩子引以為傲的成長經歷。

                      自動駕駛是炙手可熱的朝陽行業,然而,作為一種新興的科技產物,很多問題都還沒有得到解決。前不久,某家外賣公司無人駕駛“小黃車”在路上追尾公交車的新聞就一度被推上熱搜。

                      智能提升離不開背后的人工努力,智能快遞車仍然要依靠大規模的道路測試,而這正是智能駕駛測試工程師蔡蔡的主要職責。

                      “我原來所在的北斗通信行業已經發展了很長時間,有多年的經驗積累和參考,但自動駕駛是一個新興的行業,大家都在摸索。”蔡蔡說道。

                      盡管在原先的行業里已經積累了不少的經驗,但再三考慮過后,蔡蔡還是選擇了走出舒適圈,跟這個年輕的行業共同成長。“還是希望能夠學到新的東西,有更大的發揮空間。”

                      成為一名智能駕駛測試工程師以后,大部分時間里,蔡蔡都泡在室外的測試場地。

                      與其他研發類崗位不同,測試人員需要跟智能快遞車長時間相處,不斷地打磨,跟車去發現問題驗證功能。除了仿真測試以外,日常測試、專項測試和發版測試都需要在實地進行。

                      日復一日的實地路測,也曾讓蔡蔡反問過自己,這份工作真的帶來了個人價值的提升嗎?

                      盡管存在困惑,但蔡蔡依舊樂此不疲地每天跟在智能快遞車后頭,盡心竭力地照看著這些“小家伙”。

                      在一次日常測試時,蔡蔡發現,智能快遞車對于倒地的單車,飄動的樹枝等低矮、移動的障礙物存在很多誤檢,導致車子在行進的過程當中要么停止不前,要么直接撞上。

                      在與團隊成員幾番激烈的討論以后,蔡蔡和算法團隊終于敲定解決方案,通過視覺模塊、安全模塊和規劃控制決策模塊的調整,測試了將近2個月,解決了90%以上的問題。

                      而像這樣一件事情重復成百上千次,對蔡蔡卻是日常。曾經為了解決一個難題,蔡蔡和她的團隊花了20多個工作日,每天都要進行上百次的高強度實車測試。

                      對于蔡蔡而言,幫助智能快遞車從初代發展到現在的第五代,就像看著自己親手培養的孩子長大成人。而當看到自己經手測試的智能快遞車能夠獲得牌照上路的那一刻,蔡蔡意識到,自己的價值早已融入到了智能快遞車上。

                      在農田里工作10年,我用無人機幫果園稱重|100個數字產業人物

                      圖為蔡蔡正在進行實車測試

                      “客觀地說,現在智能快遞車在技術上還有很多挑戰,我們存在的意義就是幫助它不斷升級和完善。”要解決問題,枯燥無味的重復工作不可避免,用蔡蔡的話來說就是“你需要有匠人的精神。”

                      “機器這個東西,你要讓他具有一種生命力。”蔡蔡說。

                      而這種生命力,正是來源于蔡蔡這群自動駕駛測試工程師無數人日夜的努力。

                      從學術到產業,用數字孿生實現科幻夢

                      你見過哈利波特小說中會動、會說話的活照片嗎?

                      在農田里工作10年,我用無人機幫果園稱重|100個數字產業人物

                      圖為《哈利波特》中會說話的壁畫

                      雖然科幻和科技僅僅一字之差,但這些活照片卻在王超岳幼小的心靈里埋下了一顆種子,在日后成為了他的事業。

                      2014年本科畢業后,王超岳沒有選擇保研和直博,而是到悉尼科技大學攻讀計算機科學。

                      當時,整個計算機學界正處于傳統的機器學習到深度學習的轉變過程中。Ian J. Goodfellow等人提出的生成對抗網絡,讓王超岳有機會實現將小時候的“活照片”變為現實。

                      而王超岳的整個博士階段,恰逢生成對抗網絡快速發展的時期。

                      起初,數字孿生只是在老照片的高清修復、讓照片里的人笑起來等類似的娛樂性活動上有應用,但伴隨著人工智能算法的不斷提升,作為京東云產業元宇宙中重要能力之一的數字孿生技術的應用也逐漸向釋放生產力的方向拓展。

                      當聘請算法工程師不再是硅谷公司的專利,中國在人工智能上的投入已經與國外比肩。大廠紛紛設立前沿科技研究院,高薪聘請海歸的科技人才,不僅想仰望星空,也在探索腳踏實地。

                      而產業也恰好處于數字化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為數字孿生技術應用人員的誕生埋下了伏筆。加入京東探索研究院后,王超岳繼續自己熱愛的研究方向。

                      在農田里工作10年,我用無人機幫果園稱重|100個數字產業人物

                      圖為王超岳在工作

                      “有些人覺得這些都只是泡沫而已,但在我看來,它背后對應的全產業數字化升級,是具有跨時代意義的。”懷揣著一腔熱血,王超岳摩拳擦掌,想要運用在國外學習的前沿技術為國內產業注入新鮮血液。

                      但進入產業界以后,面對著與在高校中截然不同的工作內容,王超岳嘗試轉變自己的思維。

                      在學術界里,大家關注的是“算法是否夠前沿、夠創新”。但進入產業界以后,王超岳要面對的問題就變成了:解決的問題是不是最重要的?是不是有利于生產力的解放?

                      “在高校里做學術,一個問題就是一篇論文。但在產業界,單一的算法很難處理復雜的應用。需要同時運用幾個模型,甚至是需要結合跨學科的知識去解決一個問題。不能光懂技術,也不能只懂業務,找到技術和應用之間的關聯性,很重要。”王超岳說。

                      前者在仰望星空,后者則更需要腳踏實地。

                      幸運的是,伴隨著算法的不斷進步和產業的需求提升,賦予了數字孿生在應用上的更多可能性。

                      目前,數字孿生技術已經開始被廣泛應用于汽車等工廠的產能提效,京東作為一家以供應鏈為基礎的技術與服務企業,也在積極實現物流全鏈路的數智化升級,基于京東云數智供應鏈支撐,京東物流研發了京東物控 3D Scada 智能倉儲數字孿生平臺。該平臺大大提升了倉庫作業的效能,相比于傳統人工作業的方式,效率可以提高3-8倍。而王超岳一直以來就在持續探索最新的算法和能力,不斷提升數字孿生的性能和速度。

                      “當初我覺得數字孿生技術,只能服務于一小部分人。但隨著技術的發展,我感覺那個黎明就要到來了,它能服務到更多的人和更廣闊的行業。”王超岳說。

                      在理想與現實的碰撞中,這個狂熱的哈利波特迷,讓深埋于心中的種子生根發芽,將理想照進了現實。

                      “一碗燃面”的數字化軍師

                      奔赴千里調研、走訪當地企業、關注供應鏈效率提升,為地方產業帶數字化操盤全局,京東零售云李巧梅的工作,越來越“重”了。

                      在農田里工作10年,我用無人機幫果園稱重|100個數字產業人物

                      圖為李巧梅在工位上工作

                      作為一名數字化解決方案師,數智化交易、供應鏈效率、全域數據服務、運營陪跑,缺一不可。

                      如果說傳統的解決方案是解決各個部門的業務需求,那么數字化解決方案師的工作,就是把各個部門之間形成的“孤島”連接起來,形成全局視角,統籌謀劃,掌舵“數字化”的整體進程,李巧梅正扮演著這個角色。

                      “我們統籌各種角色,讓大家在產融協同的同一步調上推進工作。”

                      每周項目團隊都要開一次周會。銷售部門會根據市場的需求,盤點供應鏈計劃,倒推生產采購計劃的制定,而物流則要配合生產采購進度,提高倉儲運輸的效率,縮短訂單的交付周期。

                      一環緊扣一環。

                      這也是數字化解決方案師成為新職業的重要原因之一。不僅僅是受技術驅動,更多的是源于供應鏈數字化的升級需求推動。

                      數字化解決方案指揮著采購、銷售、生產、物流和倉儲等各個部門協作推進,如同項目的“大腦”,而“指揮棒”正在李巧梅手里。

                      不過要干好如同“軍師”一般的活兒,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宜賓從來都不缺好的商品。”在長達幾個月的實地調研后,讓李巧梅對宜賓產生了深刻的印象。

                      李巧梅發現,在宜賓當地,很容易就能找到一家吃燃面的店鋪,街頭巷尾隨處可見,但受面條的品類限制,當地的美食很難成為商品傳播出去,更不要說銷售到全國各地。

                      但柳州的螺螄粉都能火遍全國,宜賓的燃面為什么不行?

                      于是,根據宜賓“速食燃面“的商品特性,李巧梅制定出全渠道銷售的解決方案,針對線上線下渠道拆解出不同的營銷玩法和營銷策略,通過拉新和復購,讓美味的宜賓燃面能夠出現在更多消費者的餐桌上。

                      但這樣的推廣方式,也迎來了新的挑戰。

                      首先是供應鏈端,如何調動當地的資源,進行生產、包裝、質檢和商品供應等各個環節的協同?結合宜賓當地的情況,京東零售云通過幫助宜賓搭建集采集銷數字化平臺,與當地適合的產業鏈工廠合作,將需求分配了下去,把生產線連接了起來。

                      產品有了,燃面的銷路也是個大問題,怎么能夠把一個尚在品牌起步期的商品賣出去?

                      首先是定價,太便宜無法覆蓋成本,太貴又無法打開市場。于是,基于京東積累的數智化供應鏈能力,通過AI算法及大數據能力評估消費者購物決策因素的真正排序和對價格的敏感度,并結合成本幫助宜賓燃面設定了合理的價格,最終將燃面全面推向各個渠道開始銷售。

                      另外,考慮到宜賓缺乏電商經驗,李巧梅及其他京東零售云項目運營團隊常駐當地,協助宜賓燃面團隊完成從包裝選擇,線上銷售渠道的“公私域”聯動,營銷策劃,客服等一系列完整動作。

                      從生產到銷售,從前端到后端,李巧梅所設計的方案幫助宜賓實現了全產業鏈的整合升級。

                      結束了宜賓的項目以后,李巧梅深感這份工作的不易,供應鏈的數字化升級并不是立竿見影的事情,一個大的項目動輒3、5年,期間需要付出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并且隨著行業的發展不斷進行調整和迭代,這也在考驗著每個數字化解決方案設計師的學習能力和耐心。

                      功夫不負有心人,李巧梅還是等來了好消息。

                      宜賓實現了地方特色產業的轉型升級,在促進地方經濟發展的同時,還帶來了大批生產加工、包裝設計、商品分揀和訂單發貨的崗位需求,緩解了疫情下的就業難題。

                             原文標題 : 在農田里工作10年,我用無人機幫果園稱重|100個數字產業人物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智慧城市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厕所偷窥拉屎WCpeeing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