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加速、超車!深圳的另一項百年大計異軍突起了!

                      2022-08-05 09:39
                      華商韜略
                      關注

                        沒有錢不行,只有錢也不行。

                        文丨華商韜略 豐鴻平

                        1984年1月,在陪總設計師視察深圳時,市委書記梁湘吹了個牛。

                        指著南山后海灣的一片荒山野嶺,梁湘說:“深圳大學一期工程8月竣工,9月學生們就能上課了。”

                        抓過無數實務的小平同志,其實是不太相信的。但他沒有當場表態,而是在回京后對人講了一句話:

                        “深圳要用幾個月的時間建一座大學,這就是深圳速度。”

                        【當掉褲子也要建大學】

                        1983年初,梁湘有點坐不住了。

                        這是他就任深圳市委書記的第三年,開放政策之下,他確信未來的深圳,將是對標新加坡的一流城市。

                        但一流的城市,顯然不能沒有一流的大學。把深圳當時的教育資源盤了又盤,最高學府有兩座:一所衛校,一所師范。

                        2月3日,實在坐不住的梁湘,提筆給廣東省委書記任仲夷寫了封信,直言要他幫忙。

                        兩天后,任書記的回信到了——同意深圳籌辦深圳大學。并且直接由廣東省政府出面,向國務院提出《關于增設深圳大學的請示報告》。這一年的5月10日,教育部發回了批示:同意增設深圳大學,設16個專業,1983年部分專業開始招生。

                        教育部不僅給了政策,還給了一個建校的內行人選,清華大學黨委副書記、廣東番禺人羅征啟奉命南下。臨行前,有位老同志很認真地給了他一個勸告:

                        “你不要去那里,那可是個比資本主義還資本主義的地方。”

                        以老同志的所見所聞,他的勸告,肯定是發自內心的善意,那時的深圳,“搞錢”全國聞名。

                        當羅征啟在8月抵達深圳時,除了炎熱天氣和荒山野嶺,實在沒發現一點資本主義。但讓他感到欣慰的是,深圳市委決定掏出5000萬籌辦資金,而當時深圳一年的財政收入是:1億元。

                        所以這成了梁湘那句名言的底色:“我們就是當掉褲子,也要建深圳大學。”

                        對著地圖,梁湘指給羅征啟一小片土地:這里就交給你們了,我們現在還窮,你們要實事求是,不要多花錢。最后加了一句:

                        “我給你地、給你錢,你給我人才。”

                        作為清華畢業生、建筑大師梁思成的弟子,羅征啟自然懂得人才從何而出,數十年前,清華大學校長梅貽琦的一句“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造就了清華一代名校傳奇。但從梁湘到羅征啟,眼前的任務,是先要把大學基建搶出來。

                        在鄧小平“深圳速度”的話傳到深圳后,一起傳來的既有鼓舞,也有壓力。為了趕在9月開學,梁湘跑到建筑工地,連著開了三個現場會,親自督戰十幾個施工隊進場,調來了最好的設備和材料,每天二十四小時晝夜大戰。

                        1984年9月,深圳大學如期建成開學,梁湘兌現了自己的承諾。

                        兩年后,梁湘卸任深圳市委書記,深大成了他留給這座城市的一份厚禮。在過去的兩年里,羅征啟已經在“一流高校”的征途上啟動了。

                         【改革的大時代】

                        大樓不容易蓋,但建一所真正的“一流高校”更難。

                        在深圳建大學的時代,中國最好的高等教育資源,基本來自兩條路:歷史繼承,行政劃撥。

                        在1952年院系大調整后,中國各地的高等教育勢力大體塵埃落定。深圳是一張白紙,又落在祖產貧瘠的廣東,想要逆天改命,只能靠自力更生和改革創新。

                        在羅征啟的主導下,深大在一開始就做了諸多創新。

                        比如在教學資源上,羅征啟給深大設計了一個“抱大腿”的策略:從清華引進了建筑和電子類,從北大引進了中文、外語類,從人大引進了經濟、法律類。同時從全國各大知名高校的拳頭學科引入人才,四面八方招聘,到處挖墻腳。

                        由于傳統的招聘審批流程耗時太長,深大干脆用了“先上車、再買票”的辦法,所有教師先就職上課,再補辦流程。

                        比如率先在全國推行圖書館全開架、全天候、全電腦管理;晚上不熄燈,讓學生自由管理。

                        比如食堂每天開12小時,原本按人數需要配備八所食堂,深大用三所食堂就解決了。

                        比如改助學金為獎學金;向學生提供勤工助學崗位。

                        又比如取消畢業生包分配制度,改為就業指導。而學校的教職工也實行全員聘任制,會被隨時解聘。

                        羅征啟有句名言:深大就像一張白紙,給我們留有很多自由的空間。

                        對這一點,負責組建中文系的北大教授胡經之有個回憶,他當時想把中文系擴建為國際文化系,羅征啟聽完他的想法,只說了一句話:你是系主任,你確定就行。

                        羅征啟的開放態度,自有他的考慮。一位校長再全面,也不可能在所有專業上全知全能。同時,學術、教學科研和行政工作不同,不能采取下級服從上級,少數服從多數的辦法。

                        因此在深大,學術活動的主持者職責,并不掌握在校領導手中,而是由教授組成的教授會負責。

                        這種“去行政化”的努力,甚至擴大到了全校。在開學典禮致辭上,羅征啟提了一個要求:學校里面不得稱呼“校長”、“科長”的職務,一律稱老師、同學。

                        這些在今天看來稀松平常的事,在當時不亞于一聲聲的驚雷。

                        在這些動作當中,影響最大,爭議也最大的是學生銀行和學生法庭。

                        為了方便師生存取款,校長羅征啟找來83級金融系學生李敏,請他籌辦深大學生銀行。1984年11月19日,“深大實驗銀行”開業。李敏擔任第一任“行長”,8名工作人員都是深大的在校生。

                        羅征啟帶頭往銀行里存了2000元,師生紛紛效仿,學生銀行業務逐漸發展起來。1984年底流動資金50萬元,1995年達到1.5億元,銀行順手開展了貼現業務,教職工工資由學生銀行代發,學校基建辦和校辦工廠也向學生銀行貸款。

                        多年后,李敏成了一位真正的行長,先后擔任了深圳發展銀行上海分行行長、江蘇銀行深圳分行行長等職務。

                        而“學生法庭”的成立,則是為了讓學生自治,“庭長”由學生代表大會選舉產生,學生有內部糾紛、作弊、斗毆等違紀事件,“學生法庭”仿照法院開庭模式,經調查、一審、上訴、二審等程序,最終形成處理意見,由校長批準或否決。

                        作為開創者的羅征啟,讓深圳大學成了高校改革的試驗田。

                        多年后他回憶說,當年深大改革,與整個社會的氛圍,以及政府官員們的擔當和魄力息息相關。

                        “那是一個自上而下崇尚改革的大時代。”

                        在羅征啟的操持下,從學術氛圍、到教師隊伍,從院系設置,到畢業生素質……深大逐漸在國內高校中嶄露頭角。

                        但對深圳而言,一所深圳大學是不夠的。進入新千年后,深圳辦大學的熱情,達到了一個狂飆猛進的新高峰。

                        2007年,深圳開始籌辦南方科技大學,與名校合作辦學,也成為深圳在高校資源上彎道超車的方式。2010年以后,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學、中山大學深圳校區、哈爾濱工業大學(深圳)、清華大學深圳國際研究生院、北京大學深圳研究生院先后設立。

                        【深圳辦學靠什么】

                        近幾年里,深圳的高校建設,總是給人一種“土豪感”。

                        2016年,深圳立下一系列小目標:到2025年高校數量達到20所左右、在校生超過25萬人,3-5所高校排名進入全國前50,進入教育部學科評估前10%的學科達到50個以上,進入世界ESI排名前1%的學科達到30個以上。

                        這一系列目標背后,埋藏的自然是深圳成為高等教育強市的雄心。深圳為此拿出來的資源,是1500億元的計劃投入。

                        從2018到2022年,深圳對高等教育的經費投入,連年保持在百億高位,在2020年更是達到200億元,其投入規模僅次于北京上海。

                        作為深圳市的“親兒子”,深圳大學和南方科技大學自是受益良多。

                        2016年,深圳大學拿到了27億元的財政撥款,但這只是開了個頭。

                        從2017年到2021年,它每年獲得的財政撥款,都在40億元以上,在2021年更是猛增到56億元。而南方科技大學從2016至2021年獲得的財政撥款,則分別為12億、20億、26.8億、39.6億、41.8億、38億元。

                        財政撥款,構成了大學的預算收入中的大頭,如果把學費、校企收入等計算在內。事實上,深圳大學和南方科技大學2021年的部門預算,已經達到75.3億和40億元。

                        這樣的經費實力,的確可以領先眾多985高校、211高校。在2021年,深大和南方科技大的預算經費,在全國分別排名26、54位。

                        深圳以一市之力,將自己的大學資源,推到了與名校比肩的水平。但更驚人的是,在人均經費上,南方科技大學以77萬元壓清北復交獨占鰲頭,深圳大學以17萬排名40位,在地方院校中僅次于同城兄弟南科大。

                        充裕的經費,意味著更多的名師、更好的教學設備、更充足的科研支持、更廣泛的學術交流……僅僅在教師一項上,深圳就搶下了55名院士、37名教育部特聘專家,41名“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杰出青年基金”獲得者。

                        但只靠速度和投入,就可以辦好大學了嗎?深圳會告訴你另一個答案。

                        2009年,另一位改革者朱清時來到了深圳,他將為深圳的高等教育,帶來更深一層的改革。

                        作為中國科技大學的原校長,朱清時就任南方科技大學校長,方式并非委派,而是在一場全球校長的遴選中勝出。

                        和羅征啟解決“從無到有”不同,朱清時要解答的是那個著名的“錢學森之問”:為什么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杰出人才?

                        他給出的答案是把南科大辦成一所“體制外”的大學。這里面的含義并不復雜:自主招生、自授學位、去行政化。

                        在招生上,南方科技大學采用6+3+1的模式,即高考成績占60%,南科大自行組織的能力測試成績占30%,高中階段的平時學業成績占10%。這一模式之后被其他高校紛紛復制。

                        另外,學分制、導師制、書院制和個性化、精英化、國際化組成的“三制三化”培養模式,以及在自主招生、人事改革、科研制度、育人體系、產學研協同等方面,南科大的先行先試為國內的高等教育,開出了一片新鮮氣象。

                        如今,在軟科2022年大學排行榜上,南科大排名第35位,深圳大學排名第68位。

                        2020年,深圳大學PCT專利申請公開數量排全球第三。而南方科技大學在泰晤士高等教育2021世界大學排名中躥升到國內第八!

                        ▲2020年PCT申請數量排名靠前的高校

                        今年年初,教育部、財政部、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布第二輪“雙一流”建設高校及建設學科名單,南方科技大學正式進入“雙一流”建設高校行列,建設學科為數學,這也是深圳的第一所本土“雙一流”建設高校。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崛起的并不只是深大與南方科技大,在很多省市,哈工大深圳校區作為一所分校,錄取分數線已經超過了本校。

                        從深圳大學打下第一根樁,只用了38年,深圳就從一張白紙,變成了中國最優質的高等教育重鎮之一。深圳海洋大學、深圳創新創意設計學院、深圳音樂學院、深圳師范大學等新高校,也在等待破殼而出。

                        在這一點上,許多教育界的專家都在尋找答案,是什么讓深圳高等教育,有了今日面目?

                        它的答案,既有“當掉褲子建大學”的投入,也有“半年竣工”的深圳速度,還有“一張白紙辦教育”的自由氛圍。

                        在深圳工作數年后,羅征啟講過一段話:深圳的可愛之處,就在于你總可以找到空當,在新舊混戰中,勇者勝。

                        和投入、速度和氛圍相比,“新舊混戰勇者勝”的改革氣魄,恐怕才是最重要的。

                        ——END——

                        歡迎關注【華商韜略】,識風云人物,讀韜略傳奇。

                        版權所有,禁止私自轉載!

                        部分圖片來源于網絡

                        如涉及侵權,請聯系刪除

                             原文標題 : 加速、超車!深圳的另一項百年大計異軍突起了!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智慧城市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厕所偷窥拉屎WCpeeingtube